2015

10-14


來(lái)源:

瀏覽: 935

作者: admin

專(zhuān)稿:幾十年的外交麻煩為何被奧巴馬解決?
  這個(gè)夏天是奧巴馬外交的收獲季節。先是與宿敵古巴和解、復交,化解了美國周邊外交半個(gè)世紀以來(lái)最棘手的難題;再就是推動(dòng)伊朗核問(wèn)題達成全面協(xié)議,成為外交努力解決復雜國際熱點(diǎn)問(wèn)題的典范。

  當然,上述兩個(gè)外交事件后續走向不會(huì )一帆風(fēng)順,保守的美國國會(huì )議員很可能阻撓駐古巴大使的任命,也可能會(huì )給美國在法律上接受伊核問(wèn)題協(xié)議制造障礙。但無(wú)論如何,這兩件事都足以成為奧巴馬政府在外交領(lǐng)域最耀眼的成果。

  古巴、伊朗兩個(gè)問(wèn)題由來(lái)已久,都可追溯至幾十年前,美國數任總統均希望在解決這兩個(gè)問(wèn)題上有所作為,但均無(wú)果而終。而最終質(zhì)變?yōu)楹卧趭W巴馬任內發(fā)生?主要有三大原因。

  一是國際格局力量對比變化給當事方解決問(wèn)題帶來(lái)緊迫感。美國越來(lái)越意識到維持全球領(lǐng)導地位的吃力,轉而更多運用巧實(shí)力,重視自身行為的合法性與國際感召力,尋求多邊主義。而古巴、伊朗坐擁豐富的資源,卻主要因為對外政策原因在經(jīng)濟發(fā)展上慢了步伐。應當說(shuō),時(shí)勢變幻,各當事方都更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。

  二是奧巴馬政府的務(wù)實(shí)外交路線(xiàn)。奧巴馬剛剛就任總統之際,從布什手中接過(guò)的是一個(gè)嚴重受損的美國外交。奧巴馬深知其前任強硬作風(fēng)、武力優(yōu)先做派使得美國外交陷于被動(dòng),過(guò)度的使用武力反而削弱了美國的全球形象與領(lǐng)導力。因此,其第一任內對外政策的關(guān)鍵詞可謂“撤”,從伊拉克、阿富汗撤軍,做出適度的戰略收縮。第二個(gè)任內對外政策的關(guān)鍵詞應該是“談”,以談判優(yōu)先,避免直接武力干預尤其是派地面部隊作戰,這在敘利亞問(wèn)題上表現明顯。雖被批評為軟弱,但這成就了古巴、伊朗兩個(gè)問(wèn)題的解決。

  三是奧巴馬的個(gè)人因素。奧巴馬出身草根,童年生活的波折對他后來(lái)性格的塑造產(chǎn)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,他處事謹慎、但不夠果斷、執行力略顯不足。再加上他的從政生涯不像其前任老布什、克林頓、小布什等擔任過(guò)州長(cháng)或聯(lián)邦政府高官,而只是擔任過(guò)律師和參議員,行政經(jīng)驗缺乏。這本來(lái)是他的弱點(diǎn),但在某種程度上也成了他的優(yōu)勢:如重視傾聽(tīng)、包容不同意見(jiàn),處事穩妥。表現在外交政策上、他較多避免使用武力,轉而強調對談判的重視。

  此外,一個(gè)最緊迫的現實(shí)是,面對由共和黨人控制的國會(huì )兩院,奧巴馬意識到在內政上難以有所作為,轉而在外交領(lǐng)域尋求突破口,以為自己留下政治遺產(chǎn)。

  總之,一個(gè)巴掌拍不響。魯哈尼、卡斯特羅也正面臨內部壓力,畢竟民眾的吃飯問(wèn)題是最真切的需求,他們的想法與奧巴馬不謀而合,握手言和就在情理之中了。

  在解決與古巴建交、伊朗核協(xié)議問(wèn)題上,奧巴馬都得到了外部的有力幫助??雌饋?lái),兩個(gè)問(wèn)題的解決源自天時(shí)地利人和。不知道這對美國目前剩下的“對頭”——朝鮮乃至俄羅斯領(lǐng)導人是否能有所觸動(dòng),畢竟當前的奧巴馬看起來(lái)是美國歷史上“最好說(shuō)話(huà)”的領(lǐng)導人了。
這里已調用系統的信息評論模塊,無(wú)需修改!
這里已調用系統的評論列表模塊,無(wú)需修改!